Malay
颜色选择
阳光橙
深夜黑
天空蓝
葡萄紫
薄荷绿
深海蓝
首页
论坛
网络
时事

在生命转弯的地方遇见陈克华

15-2-2015 06:06 PM评论: 0

情人节我在家里读诗集,而且是情诗集,而且是同志诗人的情诗集,对我来说,可说是鲜事。 这名同志名叫陈克华,这本书叫《当我们的爱还没有名字》。 其实,当然,我已用了几天临睡前细心阅读/享受这本 ...
文:庄若

MP_G0117_m01_001_b_005.jpg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情人节我在家里读诗集,而且是情诗集,而且是同志诗人的情诗集,对我来说,可说是鲜事。

        这名同志名叫陈克华,这本书叫《当我们的爱还没有名字》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其实,当然,我已用了几天临睡前细心阅读/享受这本书,边读边讚叹,忍不住对爱伟说:“陈克华是我们这一代,最好的诗人。”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我这么说,并不是因为见过他的缘故。

        那是六七年前,一名本地服装设计师,带陈克华过来老富都的“椰子屋”。陈克华黝黑,健朗,彬彬有礼,两道“二撇鸡”。大概一个小时吃完晚餐,就赶飞机去了,我只来得及坐下来,与他聊半个钟头天,太可惜了。更可惜的是,我记得做了个鸭胸,煎得有点过硬——他谦虚地问,是这样煮的吗?然后果断地吃下去了。总希望“在生命转弯的地方”,有一天能再见到他,再煮一餐好的给他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那一天,临走前,他送了我书和CD。是的,他会唱歌,如今成为我的脸书友之后,更发现他擅画,开过画展。真是多才多艺呵。其实,年轻的时候,读他的诗集《骑鲸少年》,《我捡到一颗头颅》,也见识过他的画功(那种惊世骇俗,会让年少的异性恋者胆跳心惊。如今想来,陈克华几乎,从来没有掩饰自己的同志身份。)

        其实,在我更年轻的时候(1983-84年)编辑《学报》,曾经“不小心”刊登过陈克华的一些诗(为何“不小心”,就別提了。)例如曾经配上李壽全的曲给苏芮唱过的<在转弯的地方等你>(原诗<我在生命转弯的地方>与歌曲内容大有不同。)

9789865976934_01.jpgphoto5733.JPG

        <当我们的爱还没有名字>这首诗,是写给本地同志牧师欧阳文风的。陈克华不只写爱,还写肉体(肉体也没有名字吧?)写了很多抗辩性质的同志诗,可是他同时也写“佛思”,写给“仁波切”,写城市和科幻,写《学报》《椰子屋》读者最最熟悉的“小王子”,他的玫瑰和星球。偶尔写写人(席慕蓉,在某次“花踪”评审,曾把我一首放最高分。席慕蓉是一名不注重形式,著眼"诗心"的诗人,因此我可明白陈克华为什么会写诗给她。)

         他甚至写诗给李小龙,尼斯湖水怪,你会问,为什么他那么怪呢?为什么选的题材那么“不诗意”?不要那么快下结论呀。

         “早晨醒来发现地球已充满结论/结论的餐桌对準结论的窗口,结论的饥饿嗅出结论的厨房……”他甚至有一首诗写“结论”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读陈克华的诗,或许,你会问诗是什么?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其实,诗也没有名字。诗是佛思,是城市,是科幻,是同志,是异性,是日月山河,你看到了一切,你什么也没看到。“当我们的爱/还没有名字/甚至连时间也尚未诞生……”是的,他写的是“存在”,一切无有的名相。
       
        也许,诗不可解释,可以花影扶疏,神神秘秘,也可斩金截铁的,谈斤论襾。身为“同志”所以存在,是一个事实,可能也是为什么陈克华比一般人更懂得捕捉“诗意”的原因吧?

陈克华亲自朗诵作品


看了这篇文章,你觉得……


3
生气
2
惊讶
5
难过
3
好笑
2
无聊
4
回复: 0
我有话说

评论

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。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。

注册   登入

 WeChat
 CARI App
Get it FREE Google play
 Instagram
cari_malaysia
FOLLOW
- 版权所有 © 1996-2021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(483575-W) -
Private Cloud provided by IPSERVERONE
广告刊登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