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lay
颜色选择
阳光橙
深夜黑
天空蓝
葡萄紫
薄荷绿
深海蓝
首页
论坛
佳礼报道
新闻
职言职语

土方的故事

25-5-2018 09:00 AM |查看: 1056| 评论: 3

这个患者在两年前就发现左胸有硬块,乳头偶尔会溢血,虽然作为一位高级知识分子,可是她还是选择土方治疗……
“陈医生,请马上到1号急症室!陈医生,请马上到1号急症室!” 突然听见播音员急呼我,心里有点纳闷。今天不是我值普通外科班,怎么会急呼我?是不是搞错了?虽然心里那么想,双脚已经自动自发地加快,走向急症室。这一定是很急的患者,不然不会这样急呼我。

打开1号急诊室的门,就看见一个中年妇女患者,被插喉管,全身像木板似的僵硬扭曲成弓(强直性痉挛)。除此之外,她的脸上带着有点诡异的苦笑,左胸部似有一个篮球裹在衣服下。“嗯,怎么把篮球放在胸前带来医院呢?”

图片来源:http://www.kaixian.tv

急症的小林走过了跟我打招呼,说这个病患是个四十五岁的学院讲师,今天在家人急召救护车上门,因为她突然变得全身僵硬,难以呼吸。救护车的团队马上替她插喉,然后飞一般地赶回来。我按捺不住,想要问为什么把篮球带在身上,小林射来一个很奇怪的眼神,说:“你先听我说完再问!”

根据她丈夫所提供的资料,今天早上发现太太突然好像“抽筋”,牙关紧闭,不能说话,颈部僵直,头往后仰,躯干僵硬往后扭曲成弓形。她的呼吸X得很困难,好像随时会骤停那样。由于医务人员马上诊断这像感染破伤风的临床表现,所以除了帮她插喉呼吸以外,也替她打了镇静和解痉的药物。

在我国,破伤风感染是很少见的,因为我们从孩提时期就打破伤风预防针,再加上如有任何伤口时,医务人员都会替我们打破伤风疫苗。所以,这位中年女讲师是如何染上破伤风的呢?

小林看到我疑惑的神情,马上知道我在想什么(不愧是我的学弟)。“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急呼你吗?虽然今天不是你值班,因为这是乳房外科(我的本科)的病人。”

其实这个患者在两年前就发现左胸有硬块,乳头偶尔会溢血。她去医院检查,医生在进行一系列检查后告诉她这是第二期乳癌,需要尽早开刀。由于她的癌症多病灶的(在同一个乳房里有多处的癌细胞),所以必须进行乳房全切除手术。她听了医生的建议后觉得难以接受,迟迟不肯接受手术。她与丈夫过后陆陆续续也见了三、四名外科医生,大家所提议的治疗方案都一样。


图片来源: 网络

就在她很彷徨的时候,她的一个在印尼的亲戚建议她敷草药,说在她的乡村里这土方治愈了好多妇女。作为一位高级知识分子,虽然她知道现代的医疗都是经过许多可靠的临床实验所形成的,土方只是人云亦云(并没有足够的证据等级level of evidence),可是她还是选择土方治疗,因为另一个是她接受不了的选择。

刚开始时,她每天都把草药捣烂,然后敷在左胸上,一天两次,从不间断。她也在屋子周围种了很多有关草药,确保“药源”充足。敷了大约半年,整个左乳都硬掉了。乳房皮肤开始有伤口,每天都有血渗出来。她就问她那个在印尼的亲戚,这疗法到底是有效吗?那亲戚说,这证明土方有效,只要等伤口爆开了,那“毒”出来了,癌症自然会好啦!虽然她与丈夫有点半信半疑,不过还是继续敷药。除了左胸的不适之外,她还是继续到学院教书。

再过了半年后,她觉得腰椎常常酸痛,即使躺在床上也疼。丈夫劝她把工作辞了,专心在家里休养。她每天需要吃六至八颗止痛药来止痛。由于疼痛,捣药的工作就落在丈夫和她那十六岁的长女身上。左乳房的伤口越来越大,犹如一个小型的“火山口”。乳头和乳晕已经不存在,只有一个深深的洞。那伤口发出腐臭的味道。开始时,她自己也觉得很难闻,久而久之她也麻木了。现在,她的丈夫每天需要捣更多的草药来填满那“火山口”。

听完这故事后,我们终于知道她的破伤风是怎样受感染的。破伤风梭菌就经这乳房的“大伤口”感染的。这种细菌通常存在于泥土中,所以应该是经由草药接触到伤口的。

由于她的病情严重,必须转到重症室接受深切治疗。而且必须住在单人病房隔离,因为要避免光和声音的刺激,以减少痉挛发作(抽筋)的机率。我和小林一起跟她的丈夫解说她的病情和严重性,听了后他好像整个人无力般软了下来,口里一直喃喃念道:“早知道就不要用那土方,别敷那草药。”脸上懊悔、伤心、自责的神情混合在一起,我们都不忍心望着他。“我以为因为她不想要开刀,所以就帮她敷草药,一直希望她会痊愈,没想到竟然害了她!”“对不起!对不起!你快醒来吧!我们一起去看医生,一定能治好的。”他望着深爱的妻子喃喃自语。



图片来源:网络

我们替她安排了全身的电脑断层扫描(CT Scan)。她的情况非常不乐观,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她的脑部、脊骨、肺部和肝部。她的左肺严重积水,需要做经皮穿刺引流。总的来说,她现在是第四期乳癌,药石罔效,最适合的治疗是安宁疗护(palliative care)。她的情况在入院后并没有好转,心脏和肾脏都有衰竭的症状。负责这个案的重症室医生和我都认为需要跟家属再次面谈,讨论接下来的治疗方案,希望她可以得到应得的安宁疗护,而不是无止尽的治疗(虽然已经知道不会改变她的预测结果,让她徒受更多的痛苦)。丈夫和她的父母都很焦虑,但也很配合地答应出席第二天的讨论会。

当天晚上我刚好值普通外科的班,在巡视了所有的新进病人后,我就去重症室看看她的情况。当我一踏进重症室,就看见护士门忙成一团,把急救的仪器和用品往她的病房里推去。走到门口,看见重症室的医生在为她做心肺复苏(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)(因为家属还没同意签署不予施行心肺复苏术,所以根据条例,我们必须进行三十分钟的压胸和电击)。三十分钟后,心电图上恢复一条直线,宣告正式死亡。


图片来源:http://www.storm.mg

在急救的当儿,院方也联络了她的家人以便可以尽快赶来,因为她的情况危急。在宣告死亡的十分钟后,丈夫带着三个孩子赶来。孩子们扑在她的身上,大声抽泣,一直喊着:“妈妈,别离开我们!妈妈,别离开我们!”她的丈夫把脸贴在她的脸颊,一直说着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应该坚持带你去看医生!上天请再给我多一次机会!”两行泪水在他的脸颊滑落。医护人员暂时离开病房,让她家人跟她作最后的道别。

当天值班,虽然不是很忙,可是我也无法入睡。她和家人的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。如果可以把时间倒流,她选择接受手术和辅助治疗,今天的情况会有不同吗?或许可以避免这伤痛的局面上演,丈夫失去挚爱的妻子,三个孩子失去无可替代的妈妈。

图片来源: 网络

觉得我们对于乳癌的教育推广得不够广泛,很多人还是存有许多错误的观念和想法。心里下定决心,一定要尽我所能,提高(纵然微小)社会对乳癌的认知和正确观念。



看了这篇文章,你觉得……


0
生气
1
惊讶
0
难过
1
好笑
1
无聊
1
回复: 3
我有话说

最新评论

引用 aidj 7-6-2018 05:49 PM
涨姿势

其他评论

引用 devilsroad 25-5-2018 09:58 AM
这种悲剧不是第一单,也不会是最后一单。

身边曾经有一位朋友,得了死亡率非常高的胰脏癌,她那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儿不愿意配合西医的治疗,只带她母亲去练气功(练气功治癌???),吃保健品。当她母亲越来越虚弱时,她还骂她母亲这么虚弱是因为不好好练功。

人蠢起来,什么事都能做的。
引用 阿勃勒 25-5-2018 11:53 AM
死于疾病的往往都是因为无知。
引用 aidj 7-6-2018 05:49 PM
涨姿势

查看全部评论 (3)

您需要先登入才能回复。您可使用Facebook或Google账号登入。

注册   登入

本周最热
本月最热
 WeChat
 CARI App
Get it FREE Apple App Store
Get it FREE Google play
 Instagram
cari_malaysia
FOLLOW
- 版权所有 © 1996-2018 Cari Internet Sdn Bhd 佳礼网络有限公司 (483575-W) -
0.051513s Gzip On
返回顶部